首页 >> 国内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早产儿病危去接受临终关怀 重庆杭州18小时接力抢救

来源:中新网 时间:2018-03-14 19:25

  早产儿小肠坏死,肚子胀如小鼓,家人已送他去接受临终关怀

  十八小时,渝杭两地生命接力

  手术顺利,患儿重燃生的希望

  本报记者 张冰清 本报通讯员 王雪飞

朱兴旺医生朋友圈截图

  从重庆开车到杭州,最快需要多少时间,要行驶多少公里?这个问题,重庆九龙坡区人民医院的朱兴旺医生和万洪娇护士可以告诉你准确的答案:18个小时,1600多公里。

  3月12日凌晨2点多到晚上8点多,朱医生、万护士从医院出发,驱车赶往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救护车上的患儿,是刚出生13天、危在旦夕的早产儿毛毛(化名)。

  前一天,毛毛的父母带着病重的宝宝来到九龙坡区人民医院做临终关怀。朱医生认为患儿还有一线希望,在朋友圈发出了求救信息(见右图)。随后,浙大儿院新生儿外科主任钭金法联系上他,表示愿意一起挽救这个小生命。

  于是,一场跨越渝杭的生命大接力启程了……

  重庆:只要有一线希望

  医生便不愿放弃

  毛毛是2月27日在南充市剖腹产出生的,他在妈妈肚子里才待了33周,就迫不及待来到了这个世界。出生后3天,腹部B超显示,他患上了致死率极高的新生儿坏死性小肠结肠炎。

  3月6日晚,毛毛在重庆某医院进行了手术。但医生告知家长,小肠坏死严重,手术效果不佳。

  几天后,毛毛小肠感染加重,肚子鼓胀得像一面小鼓。3月11日,绝望的家人带着他来到九龙坡区人民医院接受临终关怀,希望他走得不要那么痛苦。

  新生儿科副主任医师朱兴旺看到宝宝这种情况,认为并非无法医治,“我们做医生的,只要有一点希望,就不愿意轻易放弃。”

  但该院不具备救治的条件,于是晚上9点多,他在朋友圈发出了一条求助信息。没想到,一个多小时后,浙大儿院的医生就联系上了他。

  浙大儿院新生儿外科主任钭金法告诉钱报记者,去年医院成功救治了一名从兰州转运过来的新生儿患者,所以看到求助信息后,他第一时间去了解患儿的情况。经过评估,他认为两院可以一起搏一搏。

  心如死灰的家人听到这个消息,心里顿时又升起了希望。但,怎么转运呢?摆在他们面前的有三个选择:民航、高铁和陆运。

  前两者一一被朱医生否定了。飞机上气压低,伤口容易爆开,而且路途遥远,飞机需要中途降落加油,耽误时间,费用也高出许多;高铁出发的时间有限制,算起来比开车还要晚到一小时。

  “救护车毕竟拥有一个移动的ICU(重症监护),上面抢救设施比较齐全,万一娃儿出现什么状况,我们可以及时处理。”事不宜迟,朱医生、万护士、爷爷奶奶和两名司机,连夜从重庆出发。

  路上:18小时不眠不休

  时时监控患儿情况

  凌晨2点多从重庆出发,晚上8点多到达杭州,整整18个小时,车上的所有人都没有合过眼。

  两位司机,刘师傅和丁师傅,都是第一次开这么远的路程。从没来过杭州的他们,全程都跟着手机导航走。

  两人每三四个小时换一次班,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尽量开得快一些。幸运的是,一路上畅通无阻,除了加两次油,中间没有耽搁过。

  朱医生和万护士,更是神经紧绷,完全不敢睡。他们要时刻监控毛毛的生命体征,处理伤口,及时输液,每2个小时还要换一次尿布。

  朱医生说,他设想过中途出现状况,宝宝要在湖北或安徽境内就医。但坚强的毛毛好像知道大家为他付出的努力似的,一路上生命体征都很稳定。

  由于毛毛的妈妈还在家坐月子,爸爸被打击得没缓过来,所以陪在身边的是爷爷奶奶。老两口背着书包,拿着两个袋子的行李,一路颠簸没有喊一声累。

  终于,这辆承载了所有人希望的救护车,开过重庆、湖北、安徽、浙江,顺利抵达浙大儿院。

  杭州:手术顺利进行

  患儿还有几关要闯

  在浙大儿院,新生儿重症监护室(NICU)和新生儿外科的医护人员,早早准备好迎接毛毛的到来。

  钭金法主任说,孩子刚到的时候,伤口已经裂开,脓液、大便都往外流,腹膜炎严重,要马上进行第二次手术,否则会出现毒血症和败血症。

  晚上10点,手术开始。钭金法主任欣慰地发现,能保留下来的小肠有45公分左右,比想象中多,这增强了他的信心。据了解,浙大儿院的坏死性小肠结肠炎手术患儿中,体重最小的是680克,小肠短的只剩16公分。

  但患儿腹腔严重粘连,组织液、大便和小肠都粘在一起,就像霉千张一样,需要医生一点点剥离开来,然后把坏死的小肠切除,把功能完好的小肠接起来。晚上12点,手术顺利结束。

  接下来,毛毛还有几关要闯。NICU主任马晓路说,第一关是感染关,毛毛的腹腔虽然已经冲洗、清理过,但还是要预防再次感染;第二关是营养关,小肠是消化、吸收营养的器官。现在毛毛依赖静脉营养,接下来要逐渐过渡到经口营养。

  目前,毛毛已经撤离了呼吸机,生命体征稳定。从被宣判死刑,到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睡觉,爷爷奶奶心里有说不完的感激,他们原本以为娃儿会被送到北京或上海,没想到最后来了杭州,这也是老两口第一次来杭州。

  “我们非常感谢朱医生、万护士、钭医生,还有两位司机大哥,救了我们娃娃一命。这十天,我们全家人都经历了一段很波折的经历,但最后结果是好的,一切都很值得。”

【编辑:李欢】

编辑:xnnews7

上一篇:
下一篇: 2000多天从早陪到晚 “天鹅爸爸”将告别天鹅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