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故事 >> 正文

90后养女退伍返乡服侍卧床母亲 “你养我小,我养你老”

来源:咸宁新闻网 时间:2018-03-23 09:31

  咸宁日报全媒体记者 杜培清 通讯员 董梦平

  “要是没有女儿、儿子和儿媳,我怎么得了哟!”3月14日,在温泉金叶社区一栋六楼的居民楼里,瘫痪在床2年的老人徐怀元对来看望她的社区干部感叹。

  “大娘,你对我们的养育之恩,我们一辈子都报答不完!”养女吴红桃轻轻为她拢了拢满头的白发,挪了挪枕头,让她躺得更舒服。

  为了照顾中风瘫痪的养母,参军到新疆服役期满后,20岁的吴红桃退伍返乡,带着感恩的心回家,用日复一日、事无巨细的坚守和付出,照亮了养母的晚年。

 

  难忘养父母恩情

 

  “红桃儿:你的工作很忙吧,生活过得好吗?你要在部队里好好做事,吃苦耐劳,积极肯干,听领导的 话,服从分配。你参军的目的是为国、为人民服务,有了国,才有我们的家,你要有坚定不移的思想,在军队里永远扎根下来……”

  “这是我入伍当兵在部队时,养父给我写的信,怕字迹变色,我用相机翻拍了,存在了手机里。每当我 想念他的时候,我就翻出来看……”25岁的吴红桃性格活泼开朗,走到哪儿,笑声就到哪儿。但一提起 养父,她就忍不住泪流。

  20多年前,吴红桃和弟弟刚出生就被现在的养父养母领养。打从进了家门,养父吴学金和养母徐怀元就把他们姐弟俩视做掌上明珠,从没有让两人受过半分委屈。

  翻看保存在吴红桃手机里养父吴学金的各种照片。照片里的老人慈祥和蔼,笑起来像一个快乐的“老小孩”。吴红桃说,养父性格耿直,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是一个很有生活情趣的人,在她回忆里,满满都是养父母对自己的爱。

  “寒冬腊月里,养父怕我冷,把我冰凉的脚丫子握在手里捂热;养父喜欢吃猪肝,但我说不喜欢,从此家里的餐桌上再没有出现过猪肝;我想练毛笔字,养父就为我买毛笔和字帖;我要学下棋,他就教我下象棋;他鼓励我多看书,我们一起在阳台上聊天,晒太阳;一起到后面的山上放生从餐馆菜刀下救下来的刺猬;我们无话不说,就像亲密无间的朋友……”

  “养母操持家务,任劳任怨。在她还没瘫痪的前段日子,她的腿疼,很难屈伸。有一天早上,我出门上班前把换下来的袜子丢在了洗手间的盆子,准备中午下班回来洗。在出门时,我发现养母端着盆子, 艰难地坐在卫生间的小凳子上,搓洗我刚换下来的袜子……”说着说着,吴红桃的眼圈就红了。

  养父是一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受他“不怕牺牲、功而不傲、奉献终身”的军人气质影响,吴红桃从小立志当兵,并在2011年年底如愿参军,成为了一名让养父引以为傲的武警战士。

  只是好景不长,2013年,年近八旬的养父患食管癌去世,养父临终前交代全家人,不许把还在服役的吴 红桃召回家奔丧。

  没能回家送养父最后一程,这让吴红桃悲痛不已。2013年下半年,养母又中风瘫痪,想到还在上中学的弟弟和养母两人在家相依为命,冷清过年,吴红桃揪心得夜不能寐。最后,服役期满的她婉拒了部队领导的多次挽留,毅然选择了转业回乡照顾家人。

 

  退伍返乡服侍母亲

 

  转业回乡后,吴红桃挑起了家庭的重担,供弟弟上了大学,并把对养父的感恩之情全部倾注到了瘫痪的 养母身上。

  为了更好的照顾养母,她放弃了去城市打工的机会,在岔路口社区担任网格员。虽然一个月只有 1000多元的工资,但她毫不后悔:“养父的去世让我意识到,人的一辈子看上去很漫长,实际上很短暂,一个人最终留下来的不过是一点血脉、亲情,这才是值得我们用一生去呵护的。”吴红桃说。

  养母是一个爱干净的人,因为长期躺在床上不能动,极易长褥疮。为此,吴红桃冬天每天都要为养母擦 洗两次,夏天每天擦洗三次,并定期为她理发、剪指甲,穿衣喂饭,端屎端尿,让老人一身清清爽爽。

  即便吴红桃出嫁后,为养母擦洗的事情基本上都还是她做。“养母瘫痪在床,一直为没有照顾我坐月子感到内疚,现在看到儿媳妇即将临盆,自己帮不上忙,心里也很着急。每次弟媳想帮她擦洗,她都不肯,她说媳妇进门后没有得到婆婆的照顾,婆婆也要体谅媳妇的难处。所以,擦洗的事情都由我包揽,弟媳每天都在变着花样为养母做饭吃,我们一家虽然日子过得清贫,但是很快乐。”吴红桃说。

  前不久,养母说右腿疼,不让人翻身擦洗。没想到几天后,吴红桃发现养母的腿上长了褥疮,她为自己 的大意后悔不迭,买了疮药为养母涂上,从此擦洗得更勤更仔细了。为防止养母肌肉萎缩,她每次回到 家都坚持给老人按摩。

 

  你养我小我养你老

 

  2015年,吴红桃结婚了,嫁到了咸安宝塔,但她对养母的牵挂和孝顺依然没有变。弟弟学业、工作紧张无暇照顾养母的时候,吴红桃就从咸安骑半个多小时的电动车回家照顾她。怀孕8个月时,吴红桃无法弯下腰来照顾养母,她又请护工帮忙照看。孩子满月后,吴红桃一边照顾儿子,一边照顾养母,两头来回跑,养母生病,她到医院陪护,只好把孩子交给婆婆带。丈夫心疼她,跟她一起担负起了照顾养母的责任。

  怕养母躺在床上无聊,吴红桃买来一台收音机给她解闷;担心她语言功能退化,吴红桃一有空就找养母说话,甚至不惜用“吵架”的方式来激将她。一到周末,她不忘带上孩子到养母的床前 ,跟老人逗乐,让她享受天伦之乐。

  去年夏天,天气太热,养母一直没有胃口,什么都吃不下去,连续一个星期每天都只能吃一点西瓜。吴红桃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和弟弟商量后,拿出省吃俭用存下的钱,买回了一台空调装在养母的房间里。

  过春节的时候,吴红桃带着孩子回家过年,先进屋的她将装好的红包悄悄塞在养母的枕头下,贴在耳边告诉养母:“政府给您的低保金发下来了,我把它取出来分别装在几个红包里,到时候你想给谁发红包你就发呗!”

  一会儿,外孙蹦跳着进了屋,养母把他叫到床边,将压岁钱塞到他的手心。听到外孙开心地连声说“谢谢外婆”,老人的眼里噙满了幸福的泪水。

  “养母瘫痪在床几年了,她一直自责拖累了我们。我让她给自己的外孙发红包,就是要让她找到存在感,感受到我们需要她,这个家庭需要她,她不是我们的包袱,她活着一天,就是我们的福气!”吴红桃说。

  吴红桃孝顺名声传遍了整个社区,人人都对她夸赞不已。一名金叶社区网格员说:“百善孝为先,孝顺的道理人人都懂,但像吴红桃姐弟这样细心和贴心地照顾老人,现在很多人都做不到,她用实际行动教会我们要感恩父母,孝顺老人。”

  对于人们的称赞,吴红桃有些不好意思。她说:“我们平时做的这些都是些平常的事,目的是让养母开心度过每一天。你养我小,我养你老,谁遇到了都会这么做,我也只是尽了做儿女的本分。”

编辑:shaopeng

上一篇:
下一篇: 胡文斌荣获“改革贡献个人”奖 农村物流“赤壁模式”被全国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