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政务 图片 要闻 聚焦 县域 专题 文娱 科教 旅游 财经 论坛 房产 汽车 招聘 数字报 新媒体 返回
首页 >> 娱乐新闻 >> 正文

《年轮怪》写出了这个时代深处的精神状态丨编剧和导演的话

来源:蟒国剧团 时间:2019-01-28 08:48

蟒国剧团创作的最新作品《年轮怪》今日首演。从《失忆症·蟒国》到《年轮怪》,从“蛇”到“兔子”、“鼹鼠”、“啄木鸟”,他们想要通过这些故事传达给观众什么?在首演前,蟒国剧团的编剧和导演将这些作品背后的深沉和深情告诉我们。

编剧·戏剧构作的话 /

作者:沈诗奴

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很疲劳。现在临近演出,很多工作分散着我的注意力,大概是无法将心中所想好好道出。


我是一个很幸运的写作者,当我开始为我的剧团写故事,我的故事就没有被修改过一个字。一字未改的剧本,意味着它的文字、图像、与意义,依照着我最初安排的格局倾泻而出。斯蒂格勒说,政治的问题是美学的问题,政治需要学会共存,在共同感知下解决人我的问题,而共存是感知的共同体。一部戏剧由很多人共同完成,大家共存,对于这种共存的需求意味着一个共同的美学的基础。剧本往往可以成为这样的基础。而导演、演员、舞美组等人拿到剧本后,将自己的感知投入进去,大家的感知基于这个剧本就形成了新的感知的共同体。剧本是特殊的文学,它完成之后便属于这个集体,如果剧作者完成剧本之后还在这个排演的行为里,也就是还在这个集体里,那么这必然促使剧作者进入到戏剧构作的身份中,与导演、演员、舞美组、艺术家们一起,将自己的感性经验与大家的搅拌在一起,最后形成《年轮怪》这个作品。

《年轮怪》纸雕设计稿 (手绘/赵文太)


▲ 制作中的《年轮怪》布景纸雕


▲ 进入舞台的《年轮怪》布景纸雕


我虽然是剧本的写作者,但在与大家共同排演这部戏的时候,从来不会觉得我继续私有这个剧本。作为剧作者,我所安排的原意,在戏剧构作者的身份中拿出来与大家共同分享,《年轮怪》的故事,被剧组里的每一个人所拥有,每一个人都投射了自己的情感。


从导演拿到这个故事到进入排演之前,我们遇到了很多困难。当我一次次觉得这个戏没办法做下去的时候,导演都说他一定会坚持把这个戏做出来。他说他太喜欢这个故事了,他希望这个故事被这个时代的人们看到。《年轮怪》的主题复杂,排演难度很大,导演在排演的过程里要解决很多剧本所提出的难题,每一步都需要跟我探讨,我时常接收到他的感慨:“幸好我能直接跟剧作家沟通!”而我也常常由衷地感慨:“幸好写这个剧本的人没死啊!”想被剧本的原意所统治其实并不容易,哪怕剧作者在世,哪怕导演和剧作者达成一致,形成剧本的字与肉都时常孕育出新的意图来造我们的反。


演员们则是将自己的肉身与意识彻底交给《年轮怪》,大家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来耗损自己。演员们也常常以“不希望将台词的意思吃掉”为标准来修正自己的表演。一方面希望尽全力依据导演的引导演出剧本的含义,一方面演员们需要让角色从自己的身上生长出来。在排演后期,演员们常常会思角色所思,我会听到长在演员身上的几个小动物对我开口说话,演员们在排演的过程里也常常会流出这几个小动物的眼泪。我很惭愧。

◄▲《年轮怪》排练照  


无论是舞台美术的呈现旨意,还是海报、纸雕、绘卷的细节和气质,它们依据着《年轮怪》的故事,变成具体的形象攀爬出来。作为剧作者的我盯着绘卷上的鼹鼠,也不免感慨:“鼹鼠这家伙的手也太短了。”

《年轮怪》剧情绘卷景片设计稿 (手绘/赵文太)


写作会升级写作者原有的批评立场,让它变得可以关怀。《年轮怪》的写作让我变得温柔。希望大家喜欢这个故事。


也许会有人好奇,三个人分别之后,鼹鼠还会追求月亮吗?


我写第六场的时候,我让鼹鼠说,真理如同月亮一样遥不可及,却照亮着我们。但在排练中的某一天,也就是对于当时在写第六场的我来说,是未来的某一天:我走过五四大街,过了交叉口,发现一颗路灯格外的大而明亮。后来我才意识到,那不是路灯,那是月亮。它真的离我那么近,就像路灯一样,好像我走过去就能摘下它————我看到了这样的月亮。那一瞬间我吓了一跳,也不敢把这份喜悦过于张扬。我多么想让彼时故事里的鼹鼠也看到它啊


那么我仗着依然是这个故事的写作者,写一个尾声中的尾声吧:

未来的某一天,鼹鼠真的看到了这样的月亮,他激动地说:“这也太大,太亮,太近了吧!我…我还没有准备好去看到这样的月亮啊!”


一个作品完成,作者便需要与它告别。其实我很舍不得。


《年轮怪》的舞台


导演的话 /

作者:李熟了

《年轮怪》是蟒国剧团的第二部作品。和上一部《失忆症·蟒国》相比,大的方向我们都仍然在坚持:同时注重文本和身体、表演要求制造“能量”、通过“奢侈的平衡”追求身体的“去日常”、舞台上推出“美术”而非“视觉”。让人欣慰的是,这几个方向从上一个戏延续而来,在这个戏里又有了新的推进,技巧上更加丰富,内容上也更加完善了。这说明我们所探索的方向是可以发展的,这给了我们继续创作的信心。


排上一个戏的时候,我在节目册里写,信息化在侵蚀人的本体,我们正在被信息所占据和取代,所以需要创造出一种新的表演,在舞台上用人的活生生的肉身来和鬼魅缥缈而又漫山遍野的信息对抗。两年过去了,新的表演还没有被完全创造出来,而信息对我们的侵蚀正变得越来越严重。有些艺术家总在担心自己的创作跟不上时代的发展,怕自己显得旧了,而我感到,最可怕的事情其实是,我们的创作跟不上时代的瓦解。我们到底想用戏剧来做什么呢?如果面对这种瓦解,我们还把戏剧视为艺术,还希望能用它思考,能用它记录,能用它抵抗技术的阴谋,能用它解救自己的危机,那我们就会发现,你才刚开始思考问题的一个面,问题就已经又朝着三个面发展得更深了。就好像你看见一只小猫落入水里,决定用自己的双手去救它,可是你的手刚浸入水中,小猫就朝着更深的地方沉下去了。我们该怎么办呢?可能我们只有自己也跳入水中,也许最终游得更快了、把它救起来了,也许和它一起沉到了水底。

《失忆症·蟒国》海报图


《年轮怪》海报线稿 (手绘/赵文太)


《年轮怪》是一个深沉而又深情的剧本。写出了这个时代深处的精神状态。为了让这个剧本能够被排出来,前期经历了非常多的坎坷,几次让人想要放弃,但是想着这样的剧本一定要让它在这个时代里演出来,我坚持了下来,然后又因为大家共同的努力和付出,它终于和观众见面了。真是感谢大家的付出啊!这个剧本写出了剧作家所见到的,我们的时代的迷茫、颓唐、故作油滑、绝望、以及勇敢、温柔、相信希望。它很打动我。所以我用了自己已有的和新创的全部技术把它呈现了出来,希望能够带给你一些什么。


我希望能用艺术在这个时代做一些什么。我想成为那个跳到水里去救猫的人。

《年轮怪》首演准备中 (2018.12.11)



编辑:hefan

上一篇: 戊戌年收官,蟒国剧团《年轮怪》评价一览!
下一篇: 《年轮怪》里,他们怎么演三只喝醉的小动物

咸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咸宁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咸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咸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咸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媒体

  • 【政务】​丁小强:推动咸宁加快进入全省高质量
    【政务】​丁小强:推动咸宁加快进入全省高质量发展领跑赛道和方阵
  • 【政务】丁小强在市委深改委第一次会议上强调:
    【政务】丁小强在市委深改委第一次会议上强调:推动各项改革在咸宁落地生根
  • 【政务】咸宁市拉练检查团赴高新区、通山县,检
    【政务】咸宁市拉练检查团赴高新区、通山县,检查一季度项目建设情况!
  • 【喜讯】连续17年!咸宁再次荣获这个省级称号!
    【喜讯】连续17年!咸宁再次荣获这个省级称号!
  • 【聚焦】省里刚刚公布的名单,咸宁这些集体和个
    【聚焦】省里刚刚公布的名单,咸宁这些集体和个人受表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