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政务 图片 要闻 聚焦 县域 专题 文娱 科教 旅游 财经 论坛 房产 汽车 招聘 数字报 新媒体 返回
首页 >> 娱乐新闻 >> 娱乐热点 >> 正文

他独爱他,只因看到过去的自己丨吴青峰&蔡维泽

来源:凤凰网 时间:2018-09-21 05:33

采写:新京报记者刘玮、张赫

新媒体编辑:报报

图源网络


“《明日之子》第二季的最强厂牌是,蔡维泽,傻子与白痴。”


台下欢呼一片,台上的蔡维泽却依旧手足无措,羞涩的酷酷的笑容僵持在脸上。“我有点蒙,完全没有想到。”他没有长篇大论的感谢,只是简言,“赛制有胜负,但是音乐没有。”


下台后的蔡维泽见到每一个人,都要了一个大大的拥抱,问及是否是因夺冠而兴奋,蔡维泽单纯地笑言,“我只是和一个人打了赌,如果我赢了,我就要拥抱每一个见到的人,只限今天晚上。”

相较上一季的毛不易,蔡维泽像是主流音乐原创节目中最“格格不入”的冠军。曾是独立乐团主唱的他有着一张厌世脸,除了唱歌和创作,他不擅长任何表达。


海选时他自己画了一双蜡笔小新似的粗眉,穿着一身低调的工装裤,上台后只忙于调整混响,甚至未和星推官有多余的交流。


小视频里,给自己画眉毛的蔡维泽


他被定义为《明日之子2》最“酷”的选手,但蔡维泽却毫不在意,他只是为了寻找独立音乐和主流的平衡而来。即便如此,在比赛中,蔡维泽却并未把自我扔进主流。


当选手们都在比拼舞台灯光、效果,试图炸翻全场时,一支话筒,一首非流行旋律的创作,永远是蔡维泽在舞台上的全部;即便多次获得最强厂牌,蔡维泽脸上也很少表露出任何情绪,他只是默默地观察每一件事物的发展,“我不想要渲染情绪,也不想卖弄人设,更不想为节目服务。”

然而这个夏天过去,蔡维泽似乎也寻找到了平衡。在决赛时,他穿了一件厚厚的毛衣,头发上喷了金色的闪粉,精致的妆容以至于热到不行时,他只能翘着手指偷偷抹汗。“节目里要拍广告,说土味情话,要做很多跟音乐或表演无关的事。我以前都不会做,但既然我来了,我就会遵守规则,需要平衡的我会试着去接受。”



很多人说,这样的蔡维泽像极了年轻时的吴青峰。


两人都是从独立乐坛一步步走上主流舞台,却坚持创作着与主流格格不入的音乐。收获鲜花掌声,也面对无数对抗和妥协。吴青峰不止一次说,他对蔡维泽是独有的偏爱。


在宣布冠军归属时,吴青峰激动得像个孩子。很多人认为,他是在为独秀赛道逆风翻盘而感到骄傲,“不是哎,主要是蔡维泽的表情实在是太好笑了。你不觉得镜头每次一照到他,都有一股莫名的喜感吗?”在这样一个竞技场,吴青峰和蔡维泽有着游离在得失之外的默契。

在吴青峰眼中,蔡维泽是一个适合走钢索的人,自处于矛盾中却拥有极佳的平衡感,吴青峰也会把蔡维泽与过去的自己相连接。但从未改变过自己的吴青峰,也从未想去改变任何人,“即便是我,也不觉得自己真的有妥协过。所有标签我都可以证明它皆是,也皆非,蔡维泽也可以做到。我相信他能突破流行,成就另外一种全新的标准。”


1

新京报&吴青峰

我们走的路不一样

他是一个适合走钢索的人

新京报:看着蔡维泽,有看到当年的自己吗?

吴青峰:刚开始难免会跟自己的过去连接。但我们相处到现在,他就是他,我就是我,所以我觉得不会再去连接这些,我相信他自己也会有不一样的路。他会成为某一种他在突破的流行标准的另外一种标准。

新京报:在外界来看,你们都是从小众慢慢在往大众方向突破,比赛结束之后,你会再给他什么建议?

吴青峰:他其实一直都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我觉得他不太需要建议。他每次遇到新的状况,都能蛮快调试到一个平衡点。我觉得他是一个蛮适合走钢索的人,因为他有绝佳的平衡感。在很多的东西中间,我从不会怕他被冲散。从他的选歌也听得出来,他其实有别的一些东西可以拿出来,让人家知道他的改变,但他从来不这么做,我觉得很好。

吴青峰给蔡维泽通关球

新京报:你经历过和外界对抗,也曾寻找平衡点,在这样的过程中你或许也妥协过,你是否会给蔡维泽一些建议,未来的路可能会遇到哪些需要妥协的事情?

吴青峰:我其实没讲太多,而且我也不觉得我好像真的有妥协过。其实很多标签都是别人贴给你的,我身上从来也没少过。但所有标签其实你都可以证明它皆是也皆非,我就是要证明,在我身上的每一个标签都成立,但也没有任何一个标签可以定义我。我觉得这个也是蔡维泽可以做到的事情。你把标签都贴给我,没有关系,但我知道,那不是我。我只要脱掉这件外衣,我还是我自己。蔡维泽有包容大家定义小众的能力,那就是最大众的了。

新京报:在整个节目过程中,你和蔡维泽有过分歧吗?

吴青峰:没有,没什么好分歧的。我从来就不想去改变任何人的性格。我以前就是因为这样,从来不去改变别人,所以我也不想让别人改变,我常常有很多需要fight 的事情。因为所有人都希望你改变,你永远陷在变与不变的话题里,所以才想要去对抗。

新京报:为什么音乐人很笃定做自己想做的东西时,但仍会偶尔质疑自己是否有才华?

吴青峰:现在我还会有被榨干的时候。但不用担心,因为你必须有空间去吸收更多东西。我去年经历了这辈子最闲的时候,照理说我应该有更多空间去做很多事情,但我一首歌、一个音符都没写出来,也完全不想写,真的是一种心理很不健康的状态。我用了一年的时间才修补回来,过程中有很多团员在帮我。

2

新京报&蔡维泽

不会讨好观众,也不卖弄人设

享受那种格格不入

新京报:最开始大家会觉得你跟这个节目有点格格不入,现在你有享受这个舞台吗?

蔡维泽:我享受的就是我跟这个综艺节目的格格不入。我今天看到马頔老师,一般艺人走路都是很规矩的,马頔老师就这样甩着手,很随意。我跟他就是同样的人。决赛唱《皆非》的时候其实很想哭,尤其是在“繁华落空时,他们相逢”这最后一句。因为在这个舞台上,周围的灯光非常的绚烂,台下的观众不断在尖叫,但我看到了一个遗世独立的人站在舞台正中间,而且他是跟我有共性的,我就会很感动。

新京报:对这个社会一直保持敏锐的观察度,这个是天分吗?还是你平时会很留意保持一种观察者的角度和视角?

蔡维泽:对,我蛮喜欢观察事情的,很喜欢看事物的发展,再去分析可以获得的一些智慧。比如《明日之子2》,我看到文兆杰淘汰,邓典淘汰,我会分析他输的原因是因为人设不够立体。他们唱歌都很棒,长得也不差。如果纯视觉的话,还有鲜明的特色,但为什么人气不够高?我会去思考这件事情,然后从得到一些智慧。

新京报:所以人设这个词也是考虑过的?

蔡维泽:我没考虑过。就是新手战的时候,节目组上了一个字幕,说我是本片最酷的仔,从此之后我的人设就定型了。所以决赛在唱最后一首歌前,我讲了一段话说,我不想要渲染情绪,也不想卖弄人设,我一直都不想为节目服务。

新京报:你在舞台上一直是很酷的样子,大家很难捕捉到你过多的表情。在比赛过程中,你整个人的状态真的一直这么平缓吗?

蔡维泽:我除了文兆杰被淘汰那次,基本上我的心情都蛮平静的,因为我随时做好了被淘汰的准备。对我来说,节目就是一场秀,就是会有离开。但这个离开,并不代表他就消失于华语乐坛。主要是观众情绪会渲染得很大。但我可能跟马頔老师比较像,我只是想要把我的音乐作品完整地表达出去,其他都不是我该重视的。

新京报:拿了冠军后,会有很多压力和期望扑面而来,你可能会需要妥协。已经做好准备了吗?

蔡维泽:等它来了我才会知道,但我的确不是特别会讨好观众。我对我自己的期望,我的团员对我的期望才是重要的。因为节目的观众只看到了现在舞台上的我,但我的团员,或者一些老乐迷,他们看到的是包含过往的我。

新京报:你说过不想做五月天,而想做The Beatles。这个想法是否改变?

蔡维泽:我只想做“傻子与白痴”。所有做原创的人,视野都应该往国际看,而不是只在华语乐坛。我觉得音乐大概有三样东西:第一个是所谓的传播度,第二个是表达,比如歌词的部分;第三个,就是很多独立乐团都会忽略的“技术”。这是很重要的。如果你的创作想要走上国际,你一定需要具备技术。因为你的表达跟外国的文化不同,他不一定能听得懂。

新京报:如果观众希望你solo(单飞),你考虑过和乐团分开吗?

蔡维泽:我觉得不一定所有事情都要跟团绑在一起。当然,我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跟团分开,因为我的能力没有强大到可以一个人做歌。即便我们都变强大,但我们还是会想要一起做。就是很纯粹的意愿。

新京报:在没有参加比赛之前,你大概创作量是多少?

蔡维泽:我属于灵感来了就要写歌,但是我写一首歌要写非常久,大概半年。但参加节目之后,我的创作速度变快了。《美好前程》我只写了一个礼拜,而且我很满意。在比赛的三个月,我大概写了四首,《给点掌声》《彼此》《美好前程》,还有一首RAP没有唱到。

原创歌曲

新京报:未来如果日程比较满,你可能一整年都会非常仓皇,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创作,你担忧过这个问题吗?

蔡维泽:我反而觉得会给我不一样的灵感。你很闲的时候,有很闲的灵感,你很忙的时候,有很忙的灵感。说实话很闲的时候,反而是写不出歌的。可能我的生活改变了,意味着我会写出不一样的新作品,因为会有不同的灵感。如果我生活变了之后,还去写之前那样的歌,那可能就不是最真诚的创作。所以未来“傻白”的风格可能会做一次调整。

3

吴青峰&蔡维泽

每次比完赛都想一起喝大酒

新京报:你们的日常交流中,除了音乐,青峰是否会给蔡维泽讲一些个人经历或者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吴青峰:一开始我有跟他分享一些我在独立音乐界的一些担忧。但我跟他聊过几次之后发现,他完全没有需要担忧的地方,我就再也没有讲过了。

蔡维泽:我也不是不需要别人的建议,只是我比其他选手清楚,我要的东西是什么。而且我也更坦然,这个对于做音乐来讲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一直在学习青峰老师的达观,那个是在我这个比较容易偏执的年纪,最欠缺的一类思考模式。我觉得只要青峰老师在身边,你就会成长,不需要他跟你讲些什么。这是一种玄学。

吴青峰:为了让你成长,我只好一直在这里,不能走。

新京报:你会在某一个时刻特别需要青峰吗?

吴青峰:他还好哎。

蔡维泽:我每次比完赛,都蛮想跟老师喝酒的。

吴青峰:后面有几次,我好像感受到,就说我们来讨论下一期节目吧,但其实三分钟讨论完,我们就开始喝酒了。

蔡维泽:其实独秀赛道一定要打原创,所以我们要拿出作品。原创就没有什么好选歌的,我们比较多的时间还是在玩耍上面。

新京报:你们俩酒量谁比较好一点?

吴青峰:我们没有真正喝过非常非常多。

蔡维泽:没有较劲过。但我酒量并没有很好。

吴青峰:但他爱喝。缓解压力的方式就是喝酒和睡觉。

市场接不接受看的是缘分

新京报:平时见不到的时候,你们会有什么样的交流方式?

吴青峰:在节目期间,要见到他,我一定要通过节目,不能私下联系,所以得找一些借口,才可能把他带出来。

蔡维泽:节目方会希望选手能保持状态,专注在比赛上,所以限制蛮多的,我们一定要通报才能出去,没有办法自由行动。

新京报:你认为蔡维泽在这个节目中最大的成长在哪里?

吴青峰:在节目中,他会一次又一次收到别人的意见,但他还可以坚持住自己的想法,这就是一个成长。那是看不见的、静水流声的一种成长。你觉得他好像没有改变,但其实他在用另外一种方式去展现他的成熟。

蔡维泽:我觉得改变这种东西你一定要想清楚再去做,而不是随波逐流地被改变。改变应该是很自发性的。就像我最后一首歌的曲风跟前几首完全不一样,那个就是很自发性的东西。虽然它还是很平,但我就是觉得需要更多这样子做音乐的年轻人出现,我们才有可能再掀起一个时代。

新京报:市场冲过来,你可能需要面对的诱惑和妥协更多,你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吗?

蔡维泽:我一直都觉得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写我真正想写的音乐。市场接受不接受你,是你的缘分。

吴青峰:我们不是用流量去判断事情,他其实也不排斥流量,也没有怕人群冲过来。

蔡维泽:对,就是我们只要把自己的音乐做好,很多人都喜欢就很多人喜欢,如果很少人喜欢,就很少人喜欢,我觉得这件事情不是特别重要。

输入以下关键词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华晨宇丨周笔畅丨吴亦凡丨杨幂丨邓超丨蔡康永丨蒋欣丨陈妍希丨胡霍cp丨张天爱丨许魏洲丨满江丨黄景瑜丨孙红雷丨黄轩丨白敬亭丨宋 茜丨吴奇隆丨TFboys丨李宇春丨刘诗诗丨袁姗姗丨俞飞鸿丨易烊千玺丨金晨丨唐嫣丨江疏影 丨钟汉良丨SNH48丨吴优丨彭于晏丨井柏然丨陈伟霆丨冯绍峰丨朱茵丨刘烨丨杨洋丨赵雅芝丨张一山丨大张伟丨范伟丨罗晋丨 Angelababy丨马思纯丨陈学冬丨徐璐丨赵丽颖丨王鸥丨舒畅丨李荣浩丨张艺兴丨关晓彤


本文为新京报Fun娱乐(ID:yuleyidian)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编辑:Administrator

上一篇: 一个张馨予式的紫薇,想想还挺有趣的
下一篇: 李东健公开9个月大女儿照片将带孩子上亲子节目

咸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咸宁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咸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咸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咸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媒体

  • 【政务】省委书记点赞咸宁这一家四代人接力事迹
    【政务】省委书记点赞咸宁这一家四代人接力事迹!
  • 【风纪】市纪委发出通知要求:坚决纠正中秋国庆
    【风纪】市纪委发出通知要求:坚决纠正中秋国庆期间“四风”问题
  • 【政务】丁小强在全市推进巡视巡察上下联动监督
    【政务】丁小强在全市推进巡视巡察上下联动监督网试点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强调:坚持问题导向 加大推进力度
  • 【公示】2018年咸宁市直事业单位公开招聘第二批
    【公示】2018年咸宁市直事业单位公开招聘第二批拟聘用人员公示
  • 【政务】丁小强主持市精准扶贫全面小康建设指挥
    【政务】丁小强主持市精准扶贫全面小康建设指挥部今年第2次专题会商会,重点研究这些议题。

欢迎访问咸宁网,扫描二维码,
下载咸宁日报APP客户端